同济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同济快讯 > 正文

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给我校附属东方医院发来传真电报 称赞“雪龙2”号随船医生郝俊杰的工作

来源:新闻中心   时间:2020-01-21  浏览:

120日,我校附属东方医院收到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领队夏立民签发的传真电报,电文说:“值此辞旧迎新之际,远在冰雪南极执行考察任务的中国第36次南极考察队全体队员向贵院全体员工致以诚挚的节日问候和衷心的感谢。目前,考察队已经顺利完成中山站第一阶段卸货任务、‘两船’按计划开展海洋科考调查。中山站、泰山站和固定翼飞机作业队正常进入南极度夏科考阶段。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贵院的支持和大力帮助。”我校极地医学中心余万霰教授介绍,由于海上信号极差(很多时候没有通讯信号),所以元旦前夕科考队的传真,现在才收到。

中国第 36 次南极考察队致上海市东方医院的感谢信

信中所称赞的就是我校随船医生郝俊杰。今天,在南非开普敦港休整的郝俊杰医生也与记者联系上,他说:习主席的2020新年贺词中专门提到“雪龙2”号首航南极,我们近百位科考队员备受鼓舞。

茫茫雪原上的“雪龙2“号直升机停机坪

他介绍,荷载90人的“雪龙2”号,几个月来上上下下累计上船者有100多人。作为随船医生,我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他们进行健康体检、疾病诊治,提供健康咨询。与此同时,带着出发时接受的任务,针对极地疾病的特点总结经验、探索诊治方法。

南极中山站冰区破冰试验

“船上哪些疾病多发?”记者问。

“科考船上常见的疾病有晕船。这里所指的晕船,指的是多次穿越魔鬼西风带,反应厉害的队员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还有失眠,“雪龙2”号活动区域在夏季的南极,正是极昼时节,再加上航行时频繁调整时差,很多人都失眠。第三,因为海浪大、船体颠簸、甲板结冰等因素,队员中软组织损伤与皮肤擦伤多发。”郝俊杰说,作为医生,他必须保持高度警觉状态,每天与大家工作、生活在一起,都要密切关注队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大家长期漂泊在外,手机基本处于无信号状态,再加生活的船舱密闭、空间狭小,多数队员都会感到孤独、寂寞,他一旦发现异常,便立刻启动疏导工作,利用各种接触的机会给予春风化雨的心理调适。

南极中山站科研楼

郝俊杰告诉记者,随船医生不像医院那样有着便利的工作条件,再加上只有一名医生在单兵作战。这要求他必须具备全面的内科、外科、急诊、皮肤、五官科、心理科知识;还需要兼做护士、检验、放射等工作;平时还要负责医疗设备的日常管理与维护。郝俊杰坦言,医疗条件有限造成疾病诊断和治疗困难;还有他本人也要克服晕船、失眠的困扰,也要自我纾解心理压力。

郝俊杰医生在工作

“‘雪龙2’号去年1015日起航以来,按照时间表,相继完成了破冰、卸货、大洋考察等诸多任务。”郝俊杰介绍,已经进行了三个多月海上科考,船走走停停,随时作业,这种作业可能是白天,也可能是凌晨,科考队员睡眠节律严重紊乱。长的时候,这种情形持续了一个多月;厨师每天5点多要起床准备早餐,晚上12点还要给科考队员准备夜宵,也很辛苦;有的队员家里老人生病,不能照顾,内心很焦急;还有,科考队员和记者要在船舱外的甲板上的寒风中站立几个小时。种种困难带来的不适,都需要医生伸出援手。他说,最近接诊的四名队员、船员,涵盖了前面所述的四种类型,经过或长或短的接触、话疗和适当的药物,大家的情况现在都有好转,有的已经康复。“海上科考的日常生活,艰苦、平凡、枯燥,但谁也不言退缩,这就是:伟大皆出于平凡。”郝俊杰感慨道。

郝俊杰在整理药品

记者查阅官方消息,20191226日,“雪龙2”号极地科考破冰船在南大洋宇航员海完成了最新一次中水层鱼类拖网取样,科考队员从接近1100米深的水域获得了一批珍贵的南极鱼类样品;2020年元旦,“雪龙2”号在南大洋展开2020年的第一场科考。随船记者的报道称,尽管第36次南极考察在南大洋的调查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大家都有些疲惫。但许多科考队员和“雪龙2”号的船员们依然不分昼夜地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大家通过国内传来的视频文件,收看了习近平主席的2020年新年贺词,倍感振奋。许多人在风雪交加的后甲板上从深夜工作到凌晨。2020年南极的第一场中水层鱼类拖网调查,捕获到了灯笼鱼的新种类以及多种南极鱼类的幼体,捕鱼数达到65尾,打破了我国南极科考中水层捕鱼数量的纪录。

现在,“雪龙2”号正在开普敦港外海休整并补充物资。 (程国政)


热点排行

联系我们

同济大学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四平路1239号 021-65982200

同济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E-mail:newscenter@tongji.edu.cn

沪ICP备10014176号    沪公网安备:31009102000038号    沪举报中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